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常春木属

常春木属

”那赤蟒一声欢呼

  却原本合神法是以任松作为本身主体,然后再合并那恶念分神,两念相融才称合神。只有善念,根本无法合神,但随着巨蟒不断的吞食任松的灵魂,两种魂魄开始相融,蛇怪的念头却正好补足了任松的恶念,合神法也成功使出,可怜那常春红折腾了半天,最终反被这怂货吞噬了个干净。

  见那蛇怪一脸心虚的看着这怂货说道:“那个老大的老板,以后我一定会给您找个更好的,更漂亮的器灵,现在能不能让我出去啊!”任松才恍然大悟,这家伙本是自己法宝的器灵,一旦跑出去,法宝的威力可就要大打折扣,怪不得他会心虚呢。

  这家伙一直藏身火蟒铳之内,眼睁睁看着此物从一个普通的法器最后变作威力强的法宝,再加上自己的肉身,岂肯轻易舍弃,刚才与任松交谈之时,他便留了心眼,故意说的不尽不实。其实他真正的目地,却是要将这左轮枪变成自己的肉身,和那威震天一样,做一个变形“妖怪!”

  只是刚才被那巨蟒猛的吞入腹中,蛇怪的念头魂灵开始拼命吞噬任松的善念,虽然竭力抵抗,却难有什么效果,也是病急乱投医,这怂货大急之下,也顾不得东南西北,将各种父亲所传授的法术都试了一遍,其本没什么效果,直到他使出了合神法……

  那蛇怪笑够了,低头盯着任松看了一会,才又开口道:“哈哈,等吃了老大主人的灵魂,我的三魂七魄就该补齐啦!太棒啦!”一言未毕,已然张开大嘴将这怂货的脑袋吞了进去,然后便开始不住吞食。

  只是这魂魄一直都不能补齐,再加上任松这手枪虽然用的次数多,但多次都是借那轮回光线困人,杀死的敌人却少之又少,所以他一直不能补齐魂魄,心中早就焦急难奈。

  谁知那常春红恍若未闻,只是不住的收扰蛇身,口中狂笑不止,好象根本没有听见任松所言,这怂货心中大惊,就算反应再迟钝,也已察觉出其中的不妙。可惜他明白的太迟了些,如今被常春红缠住的手足根本动弹不得,更不要说反击了。

  如果换作恶念分神,这蛇怪绝对不会有好下场,偏偏他此时碰到了却是任松的善念,作为纯善所集的本身,虽然觉得的有些不舍,却依然满口应道:“好吧,只要你能出去,大不了我另找器灵好啦!”

  他越吞食度越快,不一时,就只能看到任松的两条腿露在蛇嘴外面,“吼吼吼!好纯净的魂魄,而且灵力如此充沛,哈哈哈!”自言自语的蛇怪忍不住又是一阵狂笑,他虽然是常春红的魂魄所化,但性情却比那蛇怪阴冷了许多,如果说二者有什么相同的话,那就是对动画片的热爱。

  好不容易将任松的善念碎片全部吞食,心满意足的蛇怪在地上盘了个s的形状,以便能够以最快的度将任松的灵魂碎片消化个干干净净,这样,就算谁来也救他不得了……

  “吼吼吼,老大的主人,你太蠢了,明知道我要吞噬灵魂,却还一点也不做防备。”吞着任松的魂魄,蛇怪口中含混不清的道:“你真以为放过我的魂魄就行了吗?呵呵呵!别忘啦,这法宝可是用我的肉身炼制的!”

  心中突然一动,原本正嘲笑那蛇怪的任松好象想到了什么,双手开始打起了古怪的法印!

  也是运气使然,这一次宝主任松的魂魄被自己意外捕获,无论质量还是数量,都足够让自己的魂魄彻底恢复,更难得的是,这家伙是左轮枪的宝主,其实常春红之所以要用这枪做自己的原因,主要就是因为有宝主在,自己无法夺取这法宝的控制权,所以才萌生了将其炼成肉身的想法,但即便如此,也很难说宝主没有反制的办法。

  得意洋洋的蛇怪正趴在原地消化任松,突然无数黑气从他身上冒了出来,最后等所有烟雾尽数散尽,一脸冷峻的任松再次从那黑气中走了出来。

  “欧吔!”那赤蟒一声欢呼,猛的窜过来盘绕在任松的身上,如同拥抱一样将他缠住,口中只是不住大叫:“我终于可以出去啦,我终于可以出去啦!哈哈哈!”他一边笑着,一边不住的在这怂货身上盘绕不休,初时还罢了,后面虽然越缠越多,越缠越紧,这怂货也有些吃不消了,当下笑道:“快下来吧,都快被你勒死啦!”

  蛇怪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