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白茅属

白茅属

温庭筠有《苦楝花》一诗:院里莺歌歇

  花开时迷人,花落时亦迷人。当微风轻起,楝树花地簌簌地飘落,漫天飞舞,缤纷如流苏,阳光下透明的空气沐浴着苦楝花的光彩。细碎点点的楝花,静静飘落在地上,淡紫、细小,精美。遍地的花瓣,紫粉色的朦胧,柔细的触感,让人仿佛置身于一个淡紫色的缥缈的世界。

  其实,苦楝这一古老的树种,它和中国有很深的渊源,国外称苦楝树为China tree或china berry。早在宋代,何梦桂在《再和昭德孙燕子韵》中就有“处处社时茅屋雨,年年春后楝花风”的句子,清新诗风和楝花如出一辙。楝果苦,楝花却是香的,香味很缓,不是那种刺鼻的、大面积袭来的香味,而是清爽的、细细的、淡雅的、纯净的香气,直入心肺。所以谢逸在其著名的《千秋岁·楝花飘砌》写道:“楝花飘砌,簌簌清香细。梅雨过,萍风起。情随湘水远,梦绕吴山翠。琴书倦,鹧鸪唤起南窗睡。密意无人寄,幽恨凭谁洗?修竹畔,疏帘里。歌余尘拂扇,舞罢风掀袂。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 楝花的香味以及诗人的意韵,就这么一笔勾连,全写了出来。席慕容在散文《苦楝》里也赞美苦楝树开了一树丰美而又柔和的花簇,开得这样疯狂而同时又这样温柔。温庭筠有《苦楝花》一诗:院里莺歌歇,墙头蝶舞孤。天香薰羽葆,宫紫晕流苏。晻暧迷青琐,氤氲向画图。只应春惜别,留与博山炉。

  初春,是苦谏花盛开的季节,腼腆的楝花细小如米粒般,淡雅的紫色,狭长的花瓣,五瓣合成一朵,花瓣中间点缀着纤小的黄芯儿,依着清风白日,静静挺在绿叶之间。从远处望过去,那细小的花儿仿佛隐在翠绿葱郁的叶片里调皮的精灵,似要和你捉迷藏玩。从童年时期,我就认识了苦楝树,春天那圆锥状聚伞花式的淡紫色小花和秋天那满枝的黄色小果成了和伙伴们嬉戏的玩具。每年春天,漫山遍野、田梗、路边甚至房前屋后都开满了苦楝花,入目之处尽是这种一簇簇淡紫色的花团,有她的地方,视野变得十分柔和,小村被这一团团紫色的雾笼罩着,犹如置身仙境,极富诗意,仿佛是一个别样宁静的世界,空气中也到处弥漫着苦楝花的清香。

  然而,就是这美丽的苦楝花,在古人的眼中,却是不吉利的植物。传说苦楝曾被朱元璋诅咒过,冬天凋零枯萎的景象,成了不祥的象征。加上其味辛苦的果实,使得苦楝的谐音,成了苦苓,也成了“可怜” 。因此,汉人的宅院,不但不种植苦楝,甚至欲除之而后快。也有传说,若一对恋人从树下走过,那他们的恋情就不会长久,从而,“苦楝”的花语就是压抑,就是苦恋。在我国很多文学作品中,苦楝花充满着凄凉和忧郁,多代表苦难中的希望。

  苦楝树的紫花开得柔柔弱弱,一副禁不起风吹雨打模样,树形却是高大而强健。楝树除了树干粗壮,枝叶同样是柔软细致,叶薄如绢,精致小巧,将如梦似幻的紫色花朵衬托得更加娇媚迷人,花和树如此悬殊的差异对比,使得苦楝花开时格外地引人注目。

  苦楝是古老的树种,在我国公元6世纪的《齐民要术》中就有楝树生长特性及育苗造林的记载,在我国分布很广,多生于路旁、坡脚,或栽于屋旁、篱边。《花镜》说:“江南有二十四番花信,梅花为首,楝花为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