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白茅属

白茅属

生命中总有人来了又走

  号称“吴中第一水”的白云泉,在诗人眼帘中却呈现为:“云自无心水自闲”,可见他无意描绘天平山的巍峨高耸和吴中第一水的清澄透澈,却着意描写“云无心以出岫”的境界,表现白云坦荡淡泊的胸怀和泉水闲静雅致的神态,这恰好是诗人思想感情的自我写照。

  心爱之人即将远行,词中的主人公满心的不舍与担忧,根本无心梳妆打扮。送别宴上,她为了不让心爱之人更添伤心,只能强忍悲伤,不让眼泪掉下来,她恨不得自己喝醉,不看到他离去的身影。全词语言通俗易懂,却情感真挚,读来十分动人。

  这首诗表面上为我们呈现了一幅徜徉于山水间的渔翁图,充满色彩和动感,境界奇妙动人。其实作者是想通过描写悠然自在的渔翁生活来寻找内心的平静,彼时作者在政治上革新失败,自身遭受巨大打击,亟需这种世外桃源一般的生活逃离现实的苦闷。

  杜甫漂泊半生,终于在唐肃宗乾元二年年底来到成都,在百花潭北、万里桥边营建一所草堂,他既高兴已有避乱之所,又难过这终非投老之乡。诗的结尾因物感触:扬雄作《解嘲》,是发泄宦途不得意的愤懑之情。

  人生数十年,弹指一挥间,回首那些走过的时光,感慨颇多,我已无心追逐功名富贵,粗茶淡饭、身体康健足以。能活得如此通透,实属难得。

  陆游这首咏梅花的小诗写得很是可爱,“造物无心还有意,引教日日放翁来”,有一种嗔怪的语气,但其实又很欣喜:这造物主本是无心,却还是造成了这样的景状,梅花开个不停,我如此喜爱梅花,免不了要日日来了。

  而杜甫只不过把这草堂作为避乱偷生之所,和草玄堂里的扬雄心情是不同的,因而也就懒于发那《解嘲》式的牢骚了。

  作者由观潮起潮落想起人生,生命中总有人来了又走,送别的长亭却一直都在,观潮的人逐渐老去,潮起潮落却不会停,颇有“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的意思。

  古代文人讲究含蓄,又因社会环境有些话不便宣之于口,便借一些隐晦的文字表达心中所想,他们常常道“无心”,你又是否懂得这“无心”背后的深意?

  作者是唐玄宗开元年间的名相,以直言敢谏著称,由于李林甫等毁谤,玄宗渐渐疏远张九龄。开元二十四年,张被罢相,《归燕诗》大约写于这年秋天,全诗寓意深长,大意是说当大权已经落在李林甫手中,自知不可能有所作为,不得不退让。句句诗不离燕子,但又不黏于燕子,达到不即不离的艺术境界


下一篇:没有了